陀螺是如今少年兒童熟悉的玩具,是風靡全世界的玩具。什麽網絡遊戲最賺錢從小就喜歡玩陀螺,是它,在我茫茫的人生道路上成了我最好的伴侶;是它,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給予了我最大的快樂。而如今,十一歲的我再次拿起了兩年前在西安大雁塔廣場買的繩抽陀螺。
“啪,啪”只聽見繩抽在陀螺上的聲音,如此清脆,如此響亮。那個木質的陀螺在我的視線裏轉來轉去,從這塊地板到那塊地板,再從那塊地板到這塊地板,非常漂亮之優雅。可是,見要停止轉動了,我便只好不得不再舉起木棍上捆綁著的繩子,往下重重地抽去——木陀螺又恢複了原樣……
就這樣,我接二連三地抽了不知多少次,手痛了,腰也酸了,不知一股什麽力量促使著我停止抽打。我放下了手中的繩子,累倒在了沙發上——而在地上轉得翩翩起舞的木陀螺,由于沒有了控制,在地上打滾,最終堅持不住而倒下了。
頓時間,我似乎明白了什麽,我好像真的明白了什麽!
這,不就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嗎?
在地上旋轉地木陀螺就好比是我們這些孩子,而我手中所拿著的那條繩子,不就像是我們的家長嗎?家長不管我們,就像是手中的繩子不再控制我們,而我們就不再繼續轉動,不再繼續學習。這完完全全就是一種依賴的現象啊!如今的孩子,學習似乎是爲了家長,爲了老師。家長催促,老師催促,我們才學習,這樣就是被動的表現。難道在這成長的過程中,我們就只能做這麽被動的學生一員嗎?就只能在懶惰中成長嗎?不,不是。我們不能這樣,我們不能像陀螺一般,總是在人們的控制下才得以轉動,我們應該以陀螺爲一個“反面教材”,應該做一個自主學習的人,做一個積極進取的人,而不是像陀螺那樣無動于衷,只等著人們來抽。
人生就是這樣,永遠不要是被動的,永遠不要做一個被人催促著來做事的人。這就是我在玩陀螺中悟出來的一個小道理,它很小,卻給了我無窮的啓示。
又一天下午,我漫步在街頭,看見幾個男孩在如癡如醉地玩著陀螺。我就想,如果每個孩子,都能成爲一個獨立自主的人,如果每個陀螺,都能成爲在舞台上獨立旋轉的玩具,那該有多好啊!

擡眼望向窗外,看世間人事沉浮。你是否會想起法國著名的小說家儒勒凡爾納寫的小說《氣球上的星期五》,是否能看到那努力過堅持奮進的身影,那麽爲什麽儒勒凡爾納會成功呢?是因爲他的堅持不懈,才換來了他如今的成功。成功的道路是爲那些堅持不懈的人而鋪起的,讓我們邁步走向人生之道路。
成功,得益于自身的努力;風光,源自于背後的汗水;技巧,來自于極端刻苦的訓練。就這樣憑借著自身的努力跻身擠進NBA東部前八強掀起熱潮的林書豪,如冬天的梅花斑欺霜傲雪,淩寒獨立。正因爲他的堅持不懈傲骨風雪才換來了如今的成功,“吃得苦中苦,方爲人上人”。
可見,沒有人能隨隨便便的成功,不經曆風雨怎能見彩虹?由此看來。一個人的天分固然重要,但是如果沒有後天的堅持不懈,成功自然無從談起。
不以失敗而灰心,不以困難而縮步,這就是我們的童話大王鄭淵潔。學曆進小學沒畢業的他爲了不讓別人績效自己而堅持了26年,在這多少個風風雨雨中,鄭淵潔堅持的走了下來,最終,醫2000萬的年度版稅收入,榮登“第四屆中國作家富豪榜”首富寶座,面對面專訪時,他也毫不避帏的說:“學曆並不能代表能力,上學並不是成才成功的唯一通道”。
如果沒有鄭淵潔自己的堅持和努力,就不會有在今天風光無限的鄭淵潔。可見,知恥而後勇,才能給予困難和挫折最強有力的回擊。
在2011年底,“拉斯克獎”降臨臨床醫學研究獎授予屠呦呦,用來表彰其在治療瘧疾的青蒿素研究中的貢獻,在科技條件極爲艱苦的環境下,屠呦呦帶領著團隊並沒有放棄,而是與國內其他機構合作,經過艱苦卓越的努力從書中獲得了靈感,先驅性的先了青蒿素,開創了瘧疾治療的新方法,是世界上數億人因此受益。
任何成就的取得都需要付出艱辛的勞動。其實,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,不能片面否定,一棍子打死,哪怕是打著科學的旗號。由此看來,只要勇于奮鬥,心懷夢想,就可以創造奇迹,一切皆有可能。
以堅持不懈對待人生百態,不以失敗而灰心,不以困難而縮步,精神關注,面對困難,勇往直前,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,翻不去的浪淘沙。只要堅定信念,成功之路便會鋪在什麽網絡遊戲最賺錢們的腳下。